首页 >食材

茶人的最后一站是普洱

2019-03-02 17:16:03 | 来源: 食材

十多年前,我不喝普洱茶,准确地说是没有喝过普洱茶。尽管,我的茶龄比我的年龄小不了几岁。 

不只我没喝过普洱茶,那时身边所熟知的人基本都是不喝普洱茶的,甚至连普洱茶是什么都没听说过。实际上,当2006年、2007年普洱茶在珠三角开始大热的时候,许多云南人是懵圈的,不知道普洱茶到底是什么。直到有一天,当一位朋友拿着饼茶说这是普洱茶时,才恍然知晓,原来这长得黑不溜秋叶子粗老还不好掰开的就是普洱茶啊……

短短十余年间,普洱茶早已逆袭地又一次“名满天下”,以新的姿态再次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,从一个地方性的默默无名的茶类,成为追捧者甚众的明星茶类。是因为普洱茶特立独行的个性,带给我们无数种与茶相关的美好生活。

 

更是因为,茶人的最后一站是普洱。

 

这话似乎说得有些满,却是由普洱茶特立独行的个性所赋予的。普洱茶可以高雅却不矫情,上得了厅堂也下得了厨房。

茶人的最后一站是普洱

正如明代谢肇淛在《滇略》中所记载的:“士庶所用,皆普茶也。”可俗可雅、种类繁多的普洱茶,完全满足了社会各个层面对茶的需求。

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正本清源,排毒养颜,加强科学和务实的对话,如果我们共同发起普洱茶的排毒养颜行动,大叶种绿势力的崛起将指日可待。雍正七年(1729年),普洱茶正式被列为贡茶走进了紫禁城的深宫大院,一直到光绪三十年(1908年)。据《清代贡茶研究》记载,这200年间每年都有大量的普洱茶从云南被运到京城,而且大多数年份普洱茶的进贡量都位居各茶类之首。普洱贡茶不仅大量用于宫廷的日常生活,同时还被用在祭祀、医药、赏赐、礼品等方面,并作为国礼赠送给外国使团。

这段贡茶史,让普洱茶从粗枝大叶、默默无闻,迅速站到一个新的高度。一时间,作为贡茶走进清宫的普洱茶,还因消食化物、解油腻等功效而“名重京师”,受到上至帝王将相,下至寻常百姓的热捧。

 

普洱茶的生、熟、新、老之分,则把我们带入一个深邃的普洱茶世界。或许在所有茶类中,只有普洱茶可以满足不同年龄、不同性别、不同体质、不同口感的消费群体。这是一个其他茶类难以企及,无法复制的世界。我们可以品尝新茶的鲜爽与撞击力,也可以感受老茶的陈韵与厚重,熟茶的醇和与爽滑……再加上不同产区之间口感上的多样性,普洱茶的世界充满谜一样的精彩。

 

“越陈越香”是普洱茶的核心价值,对一款茶后期转化的效果,足以让我们用无尽的牵挂与期待去守候。普洱茶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生命体,当其被从茶树上采摘下来,进而被压成茶饼的那一刻起,就开启了另一段旅程,在不断地转化中升华着自己的生命。

伴随着这种升华的,是普洱茶的香气、汤色、滋味都在不断地变化,而这正是普洱茶最为让人着迷的地方。刚生产出来的普洱生茶,滋味口感像绿茶,清爽、清润;陈化了十年左右后像白茶、黄茶;再放个十年上下像青茶;陈化了三四十年又像红茶,红亮暖润。最终,随着时光的流逝,普洱茶就像一位睿智的老者,红褐透亮,香柔滑顺,沉稳平和。在普洱茶不断转化、不断升华的不同时间段,我们可以从普洱茶的香气、汤色、口感、韵味中,依稀感觉到不同茶类的身影。而普洱茶依旧是普洱茶,里面始终存储满云南的味道。

 

云南,一个空气、阳光、蓝天、白云都可以卖钱的地方,更何况是生长在这样自然环境中的,周围长满郁郁葱葱森林的茶树,特别是在这块土地上生长了成百上千年的稀缺古茶树。苍老枝条上长出的嫩芽,被压进看似其貌不扬的茶饼,茶饼里蓄满的就是整个云南的空气、阳光、蓝天、白云……

大凡爱茶之人,内心深处都隐藏着一种与大自然亲近的冲动。当手捧一杯茶,感觉整个大自然就在自己的环抱中。也因此,在生存环境日益受到污染的今天,自然、健康的茶生活正为大众所推崇,喝茶,喝好茶,喝健康茶已成为现代人最为切实的生活需求。随着人们对食品品质和安全要求的日益提升,生长在澜沧江两岸莽莽群山间的普洱茶,足以满足人们对健康茶饮的所有需求。

 

现在的普洱茶,已经逐步告别昔日粗枝大叶的形象。从砖饼沱到茶珍、茶膏等产品形态,从大块头到迷你沱、巧克力方块、龙珠等便携装,从傻大粗到精致甚至带有文创味道的包装,从生茶、熟茶到菊普等花草普洱到时下较热的柑普……普洱茶将我们带进一个精彩的世界,无论从物质层面还是精神层面,都带给我们无尽的享受。

因为,普洱茶不只是用来喝的,还可以是用来细细品味的。懵懂青涩的少年、青春张扬的青年、沉稳持重的中年、到睿智内敛的老者,每个人都能够从一盏普洱茶汤中,感受到岁月的滋味,照见不同年龄段的自己。从这样的层面看,普洱茶是茶的精神领地,喝茶人的最后一站。

娜乌西卡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