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烘焙

气运之主第五十章回忆谜团

2020-05-20 21:08:51 | 来源: 烘焙

气运之主 第五十章 回忆谜团

临天离开了万花楼,与拓飞分开之后,独自走在了回两府书院的路上,此时夜色已经深了。

本来拓飞说让人用马车,送临天回去的,但是临天拒绝了,他想自己走走,这几天却是发生了很多,临天想自己静一静,思考一下接下来的路。

自从临天从文家出来以后,他就断定,这其中,一定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,而且他知道,这一定关乎自己,关乎整个文家的秘密。

临天缓缓地走着,似乎忘却了街道上,串流的行人,低着头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“已经到了这沧州数日了,但是好像,文厚德已经停止了对自己的暗杀,这好像有一些奇怪?虽然,平日里文家三子还是处处针对自己,但是好像,他们并没有采取什么足够的行动。”

临天对文厚德的动向,心中生疑,之前还是尽心暗杀,但是现在却没什么动静了。不过最后,他还是摇了摇头,觉得应该是文厚德有所顾及了。

他知道,现在自己在沧州,已经是小有名气,而且每天住在书院里,几乎是足不出户,所以他们可能没有一点机会,况且现在,自己已经得到了沧州府尹和徐翰林的认可,也就是说,若是现在动了自己,一定会有不必要的麻烦。

所以临天猜想,以文厚德的谨慎,是绝对不会冒这样的风险的,也就是说,目前的自己,还是安全的。

但是临天怎么想也想不明白,当初家中的那场大火,到底这背后隐藏着什么?很多的迷团,慢慢的在临天的脑海之中,一个个的浮现。

从离开文家到现在,事情一桩接着一桩,有些甚至不可思议,不过,大部分来的太突然,甚至让临天自己都有些应接不暇,所以,一直到现在,临天都没有机会,好好地想一想。

今天,不知为何,从万花楼出来,忽然临天感到,似乎自己的生命轨迹,似乎有些不对,他总感觉,冥冥之中,有什么东西在一直引导自己,更准确的说,不是引导,临天感觉到,这好像,是在呼唤……

想到了这里,这不禁让他回想起了最初,从那个记起前世的时候,好像,自己就开始发生了转变。临天皱着眉头,开始想起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。

要说自己的小时候,可能有些记得不是很清楚了,但是那场大火,临天还是历历在目,熊熊烈火,烧光了临天家的所有。在这之后,自己就被文家带了回去。

自己从小受尽屈辱,一直到自己被推下湖中,记起了前世的记忆,“对了!是怎么记起来的?”临天忽然想到。

“对啊,我那天是被文三丢进了湖里,可是最后为什么睡在了亭中?好像什么也不记得了,只是做了一个前世的梦,记起了前世,对了,还有转生的过程……转生。”

“对了!那个黑色的盒子呢?”临天忽然心中一惊,他突然想了起来,他记忆中,转生之前,见到了一个黑色的盒子。

“不会有错,这记忆清晰地记得,明明有一个黑漆漆的木盒子,好像还有个名字……没错啊,就是有个名字,可是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呢?”

临天一边走着,一边摸着头,可是无论如何想,就是想不起来,那个黑色的盒子叫什么,最后去了哪里,想来想去,临天也只能作罢。

慢慢的,临天已经远离了闹市,周围的人,渐渐的有些少了,只是临天的心思,一直在思考自己的过往,并没有注意什么。

“没错,自从梦见了这前世的记忆,好像自己就开始了变化,不过若不是记起前世,可能也会得不到张大人的庇佑,搞不好,那天自己就已经被文三的手下,乱棍打死了……难道,这一切真的就只是巧合?”

“徐翰林说过,气运也是人的命数,命理的好坏,也是气运的多少,生来气运多的人,一定不是凡人,生活中,一定是处处机缘,文官通达,反之,则是处处不顺,事事不成,人生很难起头。”

“若是看我的命理,一定是气运单薄之人,可是,自己这段时间,好像有所转运,运势发生了转折……”临天知道,这气运若是增加,那人生诸事,一定也有所改变,可是想增加人的气运,除了文修之道,就没有其他了,可是目前自己连秀才都不是,何来文修?

临天很是疑惑,自己的转折,到底是不是气运发生了改变,若是这样,那文家为何还对自己,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寒门之人,赶尽杀绝呢?

“还有,那次在墓地祭拜的时候,遇见的奇怪老人,现在看来,他一定是一位深不可测的圣人,可能若不是他,自己永远也不知道,坟冢下面是空的,也就不会发现,文家文厚德,一直是在欺骗自己。可是,现在还是不能知道,这倒底是为何?”

“这老人若也是巧合,那自己是不是真的走运了?难道还是有人刻意安排,让自己慢慢发现这一切?难道是文厚德?”

临天想着,他怀疑这一切,都是文厚德的阴谋,但是最后,还是排除了,他知道,若真是文厚德安排的,可是他没有理由,若真的不想留他在世上,十几年前就可以杀了自己,以除后患。

“唉~”临天不禁叹了口气,心中无奈道:“以现在我的实力,可能根本无法探究这些秘密,就算是想,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了,眼下,还是要好好想想,如何考取秀才,进入文修之列吧。”

临天抬头,看了看夜晚的星空,“可能只有到达了文修,才能有实力知道这一切。”

一边看着月亮,临天一边走着,忽然,心中不禁又想起了那一身白衣的倩影,空谷的幽香,宛若秋水般平静的双眼。

“唉,也不知她现在还好吗?”临天自言自语道,他心中知道,自己发生转折的一切,可能只有‘赵若语’才是最意外巧合的。

随后,临天摇了摇头,抛开了心事,见夜色已晚,他便加快了脚步,向书院走去……

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
淮安治疗牛皮癣方法
广州妇科医院地址
深圳白癜风
孝感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梅州白癜风
乌兰察布治疗白癜风医院
焦作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