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饮食

渐行渐远的父爱

2020-05-21 23:08:53 | 来源: 饮食

渐行渐远的父爱,关于我们已经渐行渐远了的介绍

再过几天就是父亲节了,虽然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快一个月,但是总觉得他就在身边。前几天我回泰顺,整理了父亲的抽屉,发现父亲当年的许多宝贝还保存完好。

他抽屉里有他的服兵役证,还有功劳证二本,功劳证上一本记载着二等功一次,三等功一次,还有一本记载着三等功一次,以及二等功的勋章,一生立过三次功,在我们县城凤毛麟角。其它还有他在工作的证件与医疗卡,原来以前的工作证与公费医疗卡是合在一本书,一本证件上贴着二张照片。因此也让你们见识一下老古董。

他说一生中最荣耀的不是这些立功,而是回到民警队工作的一次任务,以前没有特警,民警队相当于现在的特警,十大大将之首的粟裕大将来泰顺,以前打游击时,粟裕将军曾经在温州平阳泰顺一带打过游击战,因此,解放以后他要来温州看看曾经打游击战的地方,这也是那是来泰顺最高级别的人物了。他来到泰顺。除了自己带的二个警卫员,县里再派二个警卫,我父亲就是其中之一,作为一个战士,保护首长是莫大的荣誉,在泰顺的几天时间里,父亲都是粟裕将军的贴身警卫,每次父亲回忆起来。好像还激情澎湃。

父亲年轻的时候总是沉默寡言,我与他交流也是甚少,我总是默默在他身边多。但是我小时候一直都是崇拜他,一直我小时候最大的梦想也是想在工作。

一直以来,我都想好好写一篇关于父亲的文章,但是也是迟迟没有动笔,上个月的母亲节前夕,我突然有预感他很快要走了,因此写了一篇《渐行渐远的父爱,写在母亲节前夕》就是下面这篇文章,母亲节刚刚过,5月19日,他一直期待我修理的老家房子终于竣工,父亲就520那天离开尘世,最后三天父亲讲话已经含含糊糊,可能选择520那天,是他想说:我爱你们。

再过几天就是父亲节了,因此我再修改了一下,作为对父亲的纪念。

再过几天就是母亲节了,这几年最辛苦的就是我母亲,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我躺在床上多年的父亲。看着日渐老去的父母,我总是有许多感慨。

人活在世上,都离不开生老病死的问题,但是这又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。可能每个人都是希望自己与亲人们能长命百岁,但是如果自己不能自理的时候,长命百岁可能是一种痛苦。都说久病无孝子,晚年父亲这种人生的苍凉,不是亲眼看见,是不会有感受的。

前几年我父亲还能走动自由的时候,常常一个人去大街上晒太阳,大街上就能碰到熟人,一次遇到我一个同学,我同学问他:老林叔你认识我吗?我父亲说你是某某某,你烧成灰我都认识。我同学不知道说什么好,所以又问了一句,你在这里干嘛呢?我父亲回答等死。这回我同学彻底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但是我同学说其实这是多么经典的语句啊。

这组照片是我去年拍的,常常感到,我父亲应该是我见过最幸福的男人了。

我父亲年轻的时候英俊帅气。

小时候,其实我非常怕我父亲,他看上去威严无比,其实他功夫也了得。每次他回来,我的腿就不由自主的发抖,他对我总是特别的苛刻,别的小孩子能干的事情,我都是不能干的,甚至小孩子玩的带一点输赢的游戏,挨揍伴着我整个童年。

父亲在负责敌特工作,经常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家里几天又神秘兮兮的走了,他不在的时候,我会偷看他的秘密箱子,里面有他的功劳簿与勋章等,上面记载着他在部队的立功表现,二等功一次,三等功二次,还有一大堆非常漂亮的笔记本,这些是他被邀请其它连队演讲的纪念品与奖品。但是他总是绑作脸,他回来我就要与活,柴砍少一点,地挖少一点,都要挨揍,我觉得我没有任何错,也是常常挨揍,似乎我是他的出气筒,但是偶尔也有好玩的事情,就是他带一大包子/弹,在山对面插一株棕榈树叶,把一大袋打完,我床底下有二大箱,我经常玩,直到结束,大家都上交公安统一了。

我父亲虽然严厉,但是我母亲却慈祥大度,总是以宽容的心对我。

我很少看到他笑,后来为了家里,他要求调到夏卢人民公社工作,我常常去我,很想去卢黎学校读,但是他没有同意,我读初中的时候,由于水车洋村没有初中,我终于去了这个学校。有一天,他突然说要教我唱歌,我非常惊讶,因为我不知道他会唱歌,也从未听他唱歌,他打着拍子,有板有眼,教我唱《农业学大寨》“农业学大寨,红旗迎风扬,挥挥手,我们向前进......”旋律我至今难忘,也也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听他唱歌。

我在读高中的时候,当年流行一种红色或者绿色的秋裤,流行对于我们穷人的孩子来说,是奢侈品。我非常的想要,我许多同学都买了,但是不敢说。他们都是特地买超大号的,好有一截露在裤子外面别人可以看见他有秋裤。有一天,我正在上课,还在想入非非有一条秋裤,突然父亲从我教室窗外经过,我的教室在一楼,窗户没有玻璃,冬天的时候老师会贴上报纸御寒,但是那时还是秋天,他从窗户外面给我递进一条秋裤,默默的走了,我看了他的背影,至今不能忘记。

我高中毕业以后,他告诉我,从现在开始我自己必须养活自己,他没有能力供我再读大学,也不会再管我,我可以学手艺,他可以帮我找老师。但是他希望我学医,即使战乱的年代,大家都没有饭吃的时候,学医的人还有饭吃,其它我可以学木匠或者石匠,我表哥就是石匠,木匠我由于是左癖子,工具都是为右手的人设计,而当石匠又太辛苦,因此我硬着头皮与他的一个朋友,也是战州人民公社医院的医生学习了半年医,我感觉天天与病人打交道不是我的梦想,因此希望借助写作养活自己。但是写作养活自己似乎遥遥无期,我非常迷茫,但是每次回来吃饭他都是骂我寄生虫,不说其它一句话,我觉得在家没有意思,就搬出家里开始自食其力,恰好有人买了相机,我就与他开始摄影赚钱了,我的精彩人生也从此开始。

我父亲与他。

其实我小时候很想当篾匠,我最大的堂哥是我们那边最有明的篾匠,父亲说所有的工匠里,簚匠最辛苦,你看你大哥,20多岁就驼背,头发也白了,因为篾匠天天弯在那里,不能走来走去,而且,任何工匠干活下雨了,活干完了,马上可以休息,可是篾匠不行,因为每个家里都有旧的毛竹器的东西要你补,还有簚匠,农村几乎每家每年都要请一次,所以你做的不好一点,主人马上不满意,因为农村每家的毛竹器都很多,很容易比较手艺的精良,而木匠、石头匠,每家盖房子,一辈子才一次,所以主人认为是喜事,比较宽容,招待也非常大方,而对簚匠的招待往往草草了事。像你大哥手艺那么好,也有人说他不好。还有做其他工匠,在一个东家一做就是一个月、半年,而簚匠就只有一天两天活就好了,其他工匠都是一帮人,簚匠就基本一个人,连个讲话的人都没有。还要天天换东家,天天适应别人家,因此我放弃了当篾匠的念头。

前几年孩子叛逆,我非常焦虑,常常与父亲聊聊,父亲说人生因曲折而变长了,都那么顺利就一下子到了;就像泰顺回水车洋,走路要一天,骑自行车半天,汽车就半个小时,但是路程都是一样,因此,人生磕磕碰碰,等于生命变长了,孩子也是一样,自古以来,不怕浪荡子,就怕懵懂儿。因此叛逆不听话的孩子往往也是特别聪明,困难只是暂时,很快都会过去,我豁然开朗。因此许多朋友都说我父亲是哲学家了。

父亲往年常常一改以往的沉默寡言,常常开玩笑,一次带我回老家说上面四棵大树是我们的,正好被村里的一个妇女听见,她要我父亲把四棵大树卖给她,她给我父亲1000块钱,父亲开始不太愿意,她讲了几句好话,结果由于她又差100元,最后等于900元卖给她了。钱少了还乐呵呵的。

前几年父亲有一个愿望,就是希望我把老家的房子修理一下,这是他用尽一生的积蓄盖的房子。我们兄弟每次都答应他,但是每次都在规划,从来都没有去实施;直到去年我再提修房子的事情,他说现在只是做梦做梦了,他觉得我们不会给他修理了。

父亲躺着床上多年,苦了我母亲,我母亲喂饭都喂了多年,吃喝拉撒全部我母亲照料,我看他痛苦的样子,常常希望他早点走,我这样说女儿常常骂我不孝,但是我看到母亲那么累,父亲又那么孤独无助,甚至坐起来都需要外力,我心里非常难过。以前叫过几个保姆,都被我母亲辞了,她说这些保姆都笨手笨脚,我说如果不是笨手笨脚,怎么愿意来当保姆?

关于我小时候常常挨揍,我女儿非常好奇,为什么他就揍我一个人,不揍我弟弟妹妹,女儿一定要我问问父亲,不然以后后悔莫及,我真的也问他一次。我以为父亲会感到愧疚,想不到他理直气壮的说:为什么揍你,揍你肯定你犯错误了;当然也有一种因素,就是孩子多,家庭压力太大。没有心思教育,揍就是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。至于为什么会揍我,他说我弟弟被他揍过一次,但是他一点声音都没有,他不敢揍了,而我会叫会跑。。。

去年我辞去工作,最近都在泰顺给我妈妈装修房子,因为现在住的房子是从一楼到四楼的房子,上上下下母亲已经感到吃力,以前想给她买套房,她不要,现在吃力了思想也变化了。我们兄弟商量又给她买了一个又电梯的套房,因此我最近在县城装修房子,干脆把老家水车洋的房子也修理了一番,做屋顶防水,做围墙等,现在大部分工程已经完成,如果这几天不下雨已经完工;我前几天给父亲说房子修好让他去看看,他说好,我觉得这可能是他的一个愿望,现在眼看竣工,他说身体不好不想回了。。。

都说孝顺不能等待,我可能让他等待太久了。但是我还是希望他能看见我把他房子修好,这其实也是我的一个愿望。。。

正在修理的水车洋房子。

房子修理完毕,还做了围墙。

父亲晚年意识清晰,没有任何痴呆。他熟悉的人看他,我们故意糊弄他,但是哪怕很久没有来,他也认识,不如我表兄来看他,我说你表兄来看你了,他会马上反驳,这是你表兄,是我外甥,还说我糊涂了。但是也会常常讲胡话,好像梦游一样,有一段时间说自己本来要走了,但是军委大大不让他走,经常开飞机来把他接走,给他布置任务,我说什么任务啊,他说这是机密,怎么能告诉我?我常常哑然失笑。

父亲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有一个父亲节。也不知道520那天现在代表我爱你,但是我们真的都爱您。

介绍:林夕,生于温州,浪迹天涯,人生没什么成就,出本摄影集《美丽人生》骗骗自已, 经常跑来跑去,但不是通缉犯。文章与照片全部,欢迎转之。另本人学疏才浅,错别字多,文章不通,权当自娱自乐,因此不要把我与香港林夕相提并论,喜欢就收听我的美篇或者:linxi99077。

孩子积食呕吐怎么办
磕着后如何消肿止痛
泉州妇科医院地址
中卫白斑疯医院
鹤壁治疗白癜风医院
咸阳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武汉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
枣庄治疗白癜风医院

猜你喜欢